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当前位置: 首页 漫游滨州 邹平县 查看内容

【邹平市】西董街道朱塘村的一张70年前的烈士证

作者: 赵方涛|来源: 滨州市文化和旅游局|2019-10-12 17:39| 327| 评论: 0

2019年重阳节(10月7日),笔者因故来到邹平市西董街道办事处的朱塘村,有幸见到一张将近七十年前的烈士证。它记录了石玉堂烈士投身抗日洪流的历史,同时也见证了他威武不能屈的民族气节。

石玉堂虽是朱塘村人,却出生于1920年的天津。他的父亲石作友是朱塘村的农民,只身到天津闯荡,做了染匠师傅。他的母亲出生于天津一个没落的资本家家庭。石玉堂小的时候,就随父母返回了老家朱塘村。他读过书,学问很好。长大后,他也曾学过经商。因为没有兴趣,他决定弃商从文,在村中当起了私塾先生。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日本侵略者于1937年12月底侵入山东省的长山县。当时的朱塘村即隶属于长山县第七区。十八岁的石玉堂毅然投笔从戎,于1938年7月来到杨国夫同志领导的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三支队司令部入伍,正式成为一名八路军战士。

因为有文化,他一入伍便担任了采粮文秘的职务。当时朱塘村一带的情况比较复杂。朱塘村是八路军的根据地,与之毗邻的段家村却是伪六团的地盘。而距离朱塘村不远的韩寨则设有日本鬼子的据点。在1939——1940年期间,石玉堂曾被日本鬼子抓获,并对他进行了严酷的行刑逼供。他的侄子说,灌胰子水就是鬼子的酷刑之一。然而,他始终坚贞不屈。他的人缘很好。在朱塘村附近一带认了不少干娘,还有很多交情深厚的干兄弟。获得保释后,他又继续进行革命活动。还是因为有文化,当时组织曾计划派遣他到延安去学习。可惜因故未能成行。

1941年,他接到上级调令,任命他为长山县二区(即今淄博市周村区)区长。还没来得及上任,正好遇到韩寨据点里的鬼子到东峪一带的八路军根据地扫荡。那时的东峪一带,被成为“抗日小延安”。于是,他立即带领警卫员赶到附近的马庄、陈家一带疏散群众。等群众都撤离后,他才转移。不幸,途中与扫荡的日本鬼子遭遇,他被鬼子捅了好几刺刀。日本鬼子走后,石玉堂尚未咽气。家人得知消息后,立刻用门板把他抬到周村的日军医院(听说,1950年在旧址建立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四八医院)抢救。据说,日本军医打过一针后不久,他就牺牲了。因此,他的牺牲便留下一个疑团:不知是因为伤势过重而牺牲,还是这一针加速了他的死亡。他去世时年仅21岁。那时他刚结婚不久,尚未有子女。他牺牲后,妻子改嫁到别村去了。而他的警卫员也在不久之后的另一场战斗中牺牲了。

国家不会忘记为她献身的每一个孩子。1950年,长山县第七区区公所下发了由山东省人民政府颁发的烈士证。内页右侧从右往左竖排繁体赫然写着四列文字:

茲有石玉堂同志在偉大的革命戰爭中為完成中國人民給予的光榮任務壯烈殉國其家屬應享受烈屬待遇除依法給予撫恤外特發給此證以資紀念。

201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又为他颁发了“烈士证明书”。正文中写道:

石玉堂同志在抗日战争中牺牲,被评定为烈士。特发此证,以资褒扬。

1956年3月,长山县撤销,并入邹平县。1992年,新编《邹平县志》(曲延庆主编)出版。在《卷二十八 人物》的“第三章 革命烈士英名录”中,也有石玉堂烈士的名字。他把自己宝贵的生命献给了他热爱的这片土地,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也将永远铭记着他。

      (作者系邹平市孙镇第一小学教师)

责任编辑: 旅游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